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建

读书,是一个人的旅游;旅游,是一个人的读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“崇国夫人”寻猫的风波》  

2010-12-24 22:25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“崇国夫人”寻猫的风波》

王春瑜

  “崇国夫人”,何许人也?她不是别人,正是南宋的大汉奸秦桧的孙女。“崇国夫人”的这项桂冠,在当时是颇为显赫的。难道此人曾对宋王朝立下盖世功勋或起码有过汗马功劳?答案是:零。拆穿西洋镜,就是——也正因为是:她乃大权在握、虐焰熏天的秦桧的孙女,孙因祖贵,祖贵孙荣;“崇国夫人”的尊号,与其说是南宋小朝廷敕封的,还不如说是秦桧奉送的。

  据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的《老学庵笔记》记载,这个威风凛凛、不可一世的所谓“崇国夫人”,说她“崇国”则未必,宠猫却是千真万确。她对一只“狮猫”(猫之一种,大概是其毛较长、状如狮子之谓吧?)特别宠爱,视为奇宝。但不知何故,有一天,这只猫突然不见了。这一来还了得!这个崇猫夫人,立即命令临安府,现时现刻替她找回此猫。不难想见,临安府马上兴师动众,在临安(当时的首都,即今之杭州)全城“访求”。但说来也是不幸,尽管限期很快到了,连这只猫的影子都没有看见。“狮猫”下落既不明,如何敢见秦“夫人”?于是,临安府的长官,“捕索邻居民家”,把所谓“崇国夫人”的左邻右舍老百姓,都抓了起来;也许是怀疑“狮猫”跑到他们家去了。不仅如此,“且欲劾兵官”,扬言要告“兵官”的状,吓得“兵官”惶恐不已,赶忙“步行”,走遍大街小巷,一见到“狮猫”就抓,最后把全城的“狮猫”都抓来了,可是“皆非也”,在这一大群无辜被捕的“狮猫”中,偏偏没有“崇国夫人”宠爱至极的那只宝贝“狮猫”。怎么办?临安府又赶紧贿赂守卫“崇国夫人”大院的老兵,询问她家的“狮猫”,到底是何长相?然后据其所说,画了一百张这只“狮猫”的图样——因为当时还没有照相术——在各大茶馆张贴出来,晓谕百姓,按图查猫。其结果,又是秃尾猫钓鱼——一场空。临安府的最高长官“府尹”,黔驴技穷,走投无路,只好托了与秦府有关系的人,向“崇国夫人”苦苦哀求,才使这场闹得临安府沸沸扬扬、满城风雨的寻猫风波,总算平息下去。

  这场“崇国夫人”寻猫的风波,是封建社会官僚政治中一幕十分典型的丑剧。我想,如果侯宝林等同志有兴趣的话,可以将这幕丑剧改编成不妨名为《“崇国夫人”寻猫记》的相声,其主题意义的深刻性,是决不在《夜行记》一类相声之下的。主题在哪里?在这里:它尖锐地暴露了八百年前封建特权的可恶、可恨、可鄙。

  可以设想:秦桧的孙女丢了区区一只猫,竟在临安府掀起轩然大波,闹得杭州城诸猫遭殃,鸡飞狗跳。如果秦府丢了一匹马、一件古董,甚至逃走了一个侍女或一名仆人呢?大概所谓的“崇国夫人”,不把临安府闹个天翻地覆,是决不罢休的吧!为什么她有这样大的能耐?难道她是三头六臂?当然不是。说到底,是因为封建特权是封建等级制的必然产物和集中表现。在封建等级制下,一旦乌纱头上戴,就是官,就享有种种成文法法定的和不成文法——也就是习惯法所法定的封建特权,可以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,逞凶肆虐;官愈大,封建特权愈多,而且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,子女、亲属也随着享有种种特权,狐假虎威,横行无忌,欺压人民,无所不用其极。不言而喻,如果“崇国夫人”其人,她不是位极人臣的秦桧的孙女,而是普通官吏的女儿,或平民百姓的子女,她做梦也想不到丢了一只猫,竟要闹出这样大的风波;即使神经失常,产生这样的奇想,恐怕风波也闹不出家门之外的。何以故?因为普通官吏手中特权较小,而平民百姓根本没有任何特权,只有被封建统治者——包括各级官吏剥削、压迫的权利。

  惟其如此,秦桧孙女的寻猫风波,当然决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,而是封建等级制的必然产物。秦桧的孙女如此霸道,秦桧的儿子秦喜(火旁)(秦之养子)又何尝不是如此?据王明清《挥尘录》记载,这个“小衙内”不仅花天酒地,手伸得比长臂猿更长,见到珍贵古书,就巧取豪夺,掠为己有。陆游愤慨地写道:“(秦桧)其子喜(火旁),十九年间,无一日不锻酒器,无一日不背书画、碑刻之类。”这一类王子王孙,锦衣玉食,肥马轻裘,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,十个有九个不学无术,无知到极点。北宋末年权臣蔡京的几个孙子,据曾敏行《独醒杂志》载,有一天蔡京问他们:“你们天天吃饭,谈谈看米是从何处出来的?”其中的一个马上回答说:“从臼子里出。”蔡京听罢大笑,另一个立即回答说:“不是,我见在席子里出。”何以故?因为当时京师运米,是用席子包扎的。看吧,他们根本不知道水稻为何物。可是,这一伙人或仗着祖宗、老子有权有势,或仗着是皇亲国戚,凭借封建特权,飞扬跋扈,或扰乱一方,或干预朝政,人莫予毒。受害谁最深?当然是百姓。在《水浒》和某些民间戏曲中,人们让“高衙内”之类大大小小的衙内登场,给他鼻子上搽上白粉,淋漓尽致地揭露其秽行劣迹,使之丑态毕露,正是深刻地反映了喘息在封建特权桎梏下的人民大众,对封建专制主义的愤懑与抗争。这类作品,对我们今天批判封建特权残余在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严重表现,不是还有很多启发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