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建

读书,是一个人的旅游;旅游,是一个人的读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王春瑜印象  

2010-12-24 22:40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史家笔墨 赤子情怀
   ——王春瑜印象
  
  
   王春瑜的杂文,沉郁,厚重,他以史家笔墨,抒写赤子情怀,字里行间,自省省人,自警警世,读罢,常令人击节赞叹,抚案长思。
  他的《“万岁”考》、《语录考》、《“株连九族”考》、《烧书考》、《吹牛考》、《起哄考》、《乌纱帽考》、《“发财”考》等,不读内容,单凭这标题,便会令人神情肃穆屏气静心,也会令人的思维触角,随着那个“考”字,伸进历史的深处,将些零零碎碎、习焉不察的东西串起来,一边咀嚼,一边审视。咀嚼的虽是陈年旧事,而所审视的,则是沉重的现实。
   因为他是治史的,所以在他的笔下,才有了诸多考据。
   据我所知,考据一学,发轫颇久,唐宋元明逶迤而下,硕果累出,但到了乾嘉年间,奇峰兀起,蔚成一时之盛。然而,这却是史家的悲哀。乾嘉年间,冤狱遍野,因文沽祸者层出不穷,士子们为了全身活命,便不得不将眼界一缩再缩,而最终缩至故纸堆里,权且以考据度日。不过,王春瑜的考据,却是直面现实,直关世道人心的。
  王春瑜称:身为文人,定要关心政治,关心时事,倘若文人没有政治感、使命感,没有民族忧患意识,其文字必定没有生命力。
   委实如此。所以在读王春瑜时,总能感受到他那拳拳赤子之情,甚至令人下意识地想起艾青的那句诗:“为什么我的眼里满噙着泪水,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。”
   王春瑜的一生,命运多舛。自幼家贫,放牛出身。靠着父兄的汗水,才勉强步入校门。而他读研时,则赖女友资助。令人唏嘘的是,在“文革”期间,王春瑜因言获罪,被打成“现行反革命”,身陷囹圄几近七载。其女友,即他的妻子过校元女士,一位年轻的物理学者,却受他牵连而死于非命。
   明清时有句俗语:从死地走一回,胜学道三十年。血的教训启示他,也启示世人,必须荡涤专制,必须健全法制,必须启迪民智,使灾难的历史不至重演。
   为此,王春瑜选择了杂文——这种最便利最快捷的文学样式,来诉说自己的所思所悟,来展示自己的史家心得。
   许是这等缘故,读着他的某些文章,总感觉那是从苦难中打捞出来的,或是在血与火中淬炼过的,读的人满口苦涩,或读的人悚然心惊。
   当然,写杂文只是王春瑜的副业,他的主业是明史研究。那天在网上闲逛,无意间看到《国家图书馆收藏王春瑜著作一览》,计有三十来部。主要有《历史学概论》、《明代宦官与经济史料初探》、《明朝宦官》(以上合著),《“土地庙”随笔》、《续封神》、《牛屋杂俎》、《老牛堂札记》、《老牛堂随笔》、《喘息的年轮》、《漂泊古今天地间》、《铁线草》、《新世说》、《明朝酒文化》、《明清史散论》、《交谊志》等近二百万字。他主编的《中国反贪史》上、下册90万字,引起广泛的社会反响。
   近些年我在编《杂文月刊•选刊版》,我们的“名家小辑”栏目,曾选过王春瑜的文章。我与王春瑜也偶有书信往来。王春瑜曾称他的文章,对史料的搜集、诠释,远非尽善尽美,但重要的是,写出了自己心里的话,写出了今人迫切想了解的古代知识,写出了一些史学家想说又不敢说的话。就此而论,王春瑜自豪地说:我没有在史学界白活,也没有对不起中国古代史这个饭碗。
   我喜欢王春瑜的文字。感觉他的文字,无论长短,皆为心血之痕,从不掺水。也喜欢王春瑜的为人,据知情者说,王春瑜在现实生活中,从未头插风向标,曲学阿世。王春瑜自己曾在一篇文章里写道:深知良心不能论斤两,否则有何资格评说古人。
   记得前段时间,我与王春瑜闲谈时说:我常读《文汇读书周报》,很喜欢一个叫金生叹的人写的文章,虽然短小,却是上品,俏皮而不油滑,意近却是旨远,直薄所指而含蓄蕴藉,切中肯綮而要言不烦……
   没想到王春瑜回信说:那个金生叹,就是我呀。

  
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