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建

读书,是一个人的旅游;旅游,是一个人的读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李适和朱祁玉的“巧思妙为”  

2011-01-18 21:14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我私下以为,帝国的监察制度实在是绝妙至极的:一个小小的左拾遗(品级低到何许地步?比起那个七品芝麻官还要小多少?从八品上。小到几乎不能再小了。杜甫先生还喜得过。)就可以上书帝国第一号首长,大谈国事;或者可以直面元首,弹劾百官;或者当朝抵撞总统,还可以振振有辞,谓之忠君爱国、职责使然。此种制度,帝国之外恐怕难找,但让我想破脑袋也不能理解的是李适和朱祁玉的行为,置如此绝妙之监察制度于何地?

   唐德宗李适,是一位贪墨的集大成者,其在位期间,除国库之外,还设“琼林”和“大盈”两大私库,上行下效,致使某些地方出现人食人的惨状。白居易先生实在看不过眼,就写下《秦中吟》,直歌其事。富有天下的李适,习以为常的贪墨也就罢了,但他眼里却还有一粒让他很不舒服的“沙子”——他就是有“帝师”之才的陆贽。谨慎的陆贽简直就是一个另类,想拉他下水是门都没有。他的存在,显然让李适很尴尬、很龌龊。一日,李适可能实在是憋不住了,居然直接教唆时任中书侍郎、同平章事的陆贽:爱卿不要过于谨慎了,收些礼物是人之常情,你不收礼,不合情理。其实,你收下一根马鞭、一双皮鞋什么的,算不了什么问题,是无伤大雅的。但陆贽到底是“上不负天子、下不负所学”的一代贤相,很不给面子地对李适说:我若先收了鞭子、皮靴,那后面的黄金及美玉自然是接踵而来……碰了一鼻子灰的德宗怀恨在心,日后随意找个理由就将陆贽外放了。2011年的我都知晓此事,想必御史台的拾遗们不可能充耳不闻的,但他们没有一个人为青史留名而奋不顾身而集体失语了。

    如果说皇上教唆大臣贪墨是奇谈,那皇帝老儿行贿臣工就绝对是天方夜谭了。

    意外获得哥哥朱祁镇皇位的朱祁玉,一直有个心病:当朝皇太子是哥哥的儿子朱见深。为了将帝国的未来继承人改换为自己的儿子朱见济,朱祁玉采纳了太监兴安行贿大臣的千古奇计。先是让首辅、次辅各收下一百两银子,再让四位阁员各收下五十两银子,最后让几乎朝中所有的大臣收下银子,就轻而易举地摆平了此事、心想事成了。也就吏部尚书王直一个傻老帽儿,还在那里大呼小叫:“我收了银子,脸往哪里搁阿?”这次,明史上那些不怕死也要清名的御史台的先生们却集体失语了。估计也是收了朱大先生的虽不多、但也是白花花的、天字第一号的银子。 我当然知道他们不在乎那超不过五十两的银子。

   李、朱二位极品“一把手”,的确有着天下第一的智商,我辈在惊叹之余,哪里还能去苛责中央纪委的同志?更不要去苛责帝国的监察制度了。

   呵呵,好玩,确实好玩,写下这些,也仅为好玩。

 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