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建

读书,是一个人的旅游;旅游,是一个人的读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呵呵,包公也玩“打龙袍”!  

2011-01-06 10:33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年的春夏之交,我来到开封古城,拜谒了包公祠,也认真研究了包拯一族的家史,熟读了包大人的家训( 后世子孙仕宦,有犯赃滥者,不得放归本家;亡殁之后,不得葬于大茔之中,不从吾志,非吾子孙。仰珙刑石,竖于堂屋东壁,以照后世。),对其愈加推崇、愈加钦佩,就在《中州行走日记》里转了他的“仓充鼠雀喜,草尽兔狐悲”的诗句,儿时的同伴“风起”君看后慨叹:这样的人,在现在看来,也许只是墙上的转轴——珍藏、欣赏,仅此罢了。

    今日看了《冷眼看包公》一文,觉得怪不是滋味。该文先说包公在庐州做官的时候,他的一个舅舅横行霸道,无恶不作,百姓告发他的状纸叠起来就有厚厚的一大摞。包公亲审,只是在公堂上打了亲舅舅40大板了事。又说皇帝犯了错,皇帝的母亲指定老包来执法惩戒。一向严谨的包公玩了个手法:他令人把皇帝的衣服(龙袍)打了一顿算作交差。作者还说都有据可查。这些也许都是野史、民间戏话,我实在不愿去深究。以我浅近的阅历,我倒是相信:如真有这两事儿,包大人倒是处理的很有创意、很有心计、很会来事儿,因为包黑子也不是外星人、不食人间烟火,他一样要面对天理、国法、人情,一样要吃喝拉撒睡;他毕竟是人不是神,哪里有白天审查阳间的案件、晚上审查阴间案件的本领?更何况历史上那个早已不是“白脸”的曹操不是也有割发代首的先例吗?

    但历史是不容假设和戏说的,真有这样的史实的话,不读不传也罢,破坏了包老爷在国人、尤其是草民心目中的伟岸形象,受伤的不是他们的肉体,而是一点可怜的精神。如果仅存的几乎是唯一的包青天都成了“官油子”,还哪里去找我们精神上的救命稻草?

    还是不要亵渎我们的包大人吧!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