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建

读书,是一个人的旅游;旅游,是一个人的读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死得足惜的韩信  

2012-04-30 16:15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作为兵仙与战神且被封为王、侯、将、相的韩信,虽死犹生,一直活在人们的扼腕叹息之中,为其赋诗作文者不计其数,一切皆源于他的巨大的悲剧:功成、身死、族灭。人们在感叹之余无不给予他莫大的同情和愤愤不平,但我却认为:韩信之死,既有他自身性格上的原因,更有政治上的因素,其死是必然的、并无冤情,因此死不足惜。应该铭记的是:他为后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功成不身退的范本,为后世留下了诸多的成语和故事。

       早年的韩信 ,沦落到到处蹭饭的地步,但他人穷志不短,一直在寻找他生命中的贵人,期盼早日出人头地,而后投项梁、弃项羽、归刘邦,终建不世之功,实现了他衣锦还乡的夙愿。也许,一个强烈渴望得到他人理解、认同、肯定的有识之士,尤其不会忘记在困境时别人的帮衬和欣赏,何况刘邦还登坛拜将于他,对他言听计从,所以,已经拥有抗衡刘项实力的韩信,没有采取武涉、蒯通之策,以汉王“解衣衣我,推食食我”,要为其“士为知己者死”。古人说:听其言,还要观其行。在整个楚汉战争之中,韩信多次当杀,其中有拥兵自重请封齐王之举、有未应刘邦合围楚军之约拒不出兵致使汉军大败之事;天下归汉后,韩信居然以一己之私,收留特级通缉犯钟离昧;被降为淮阴侯后,不认真反思己过还自视功高,耻于与樊哙灌婴等人为伍,等等,这些表现,哪里是“士为知己者死”?分明是一个暴发户的要挟心理。韩信虽然在军事上有清醒的头脑,但是在对刘邦的认识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清醒。刘邦曾两次轻而易举地袭夺了他的兵权,将陈郡直至海边之地全封给他的承诺也打了水漂,又在灭项之后将其徙封楚王。这些事实,都是刘邦对他不信任、猜测、敲打、削弱的迹象,而韩信居然在降为侯后依然口无遮拦、骂骂咧咧的。他继续以开国功臣自居,不自谦、不自省,不与时俱进观察时局之变化,不研究历代功臣的前车之鉴,居然在失去最佳起事时机之后,在最不应造反之时发晕,岂不是可笑之至?当初,他之所以不接受武涉、蒯通之策,三分天下有其一,是他气量狭小,不敢自立为王,志在一个虚荣的万户侯。他说自己能将兵、刘邦能将将,说明他只是将才、不是帅才。这显然道出了韩信的政治志向与其能力的不相符、不配套,他从来就没有做帝王的心思,远不及陈胜。从政治角度看,韩信所说的“汉王遇我甚厚,载我以其车,衣我以其衣,食我以其食。吾闻之,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,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,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,吾岂可以乡利倍义乎?”,自然是妇人之仁、短视之举。

       究其根本,韩信在政治上站点不够高,臣服之后却不能清醒的认识到共患难易、同富贵难的铁律。天下已归刘姓,却不能韬光养晦、正确选择自己的出路:要么解甲归田、享受天伦之乐;要么功成身退,归隐江湖。人们常说: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?别说是异姓王,就是同姓王,后来不也一样被收拾了吗?身为局中之人,焉能不明此理?刘邦将他软禁,还是有些人性的、是不忍杀他的。而他居然在成为死老虎之前还想叫嚣一把,真是找死。其实,韩信这种不彻底(不彻底忠诚、不彻底造反)的优柔寡断性格是他必然被杀的内因,而政治利益蛋糕分割的残酷性是他必然被杀的外因。总之,韩信被杀是迟早的事情,也无任何冤情,死不足惜。N年之后,千古明君李世民不是也拿韩信之死来警示尉迟敬德吗?只是令人叹息:成败一萧何,生死两妇人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